IMGA0015亮200graybmpsharp20.jpg  

這本《賈伯斯傳》從開賣當天 (我當然沒去排隊) 就已經在我書包裡了,他擠下了我書包裡別的書,大概是全球第一個攀上排行榜首的紀錄吧 (秋草夏人閣樓榜)。不囉唆,早已經開讀了 (我的書沒有裝訂錯誤,所以沒甚麼好借題發揮的)。

 

Steve, 這位在資訊界與我同名的人物,真是個人物。

不誇張的說,你在我的 職涯 (career) 中,影響度排名第一。

 

Apple 官網訃文:

「Apple 失去了一位先知卓見的創意天才,這世界損失了一個了不起的人。

    我們有幸與 Steve 共事的人則失去了一位好友、一位啟蒙心靈導師。

    Steve 留下了一個只有他能創建的公司,他的精神將永鎮於 Apple.」

 

 

曾在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階段,Steve Jobs 也算是我的上司。

可是在人生的評量中,我卻寧可視 Steve Jobs 為照妖鏡。你曾照亮了我事業上的伙伴,乃至於最終照出了其中幾位伙伴的人性黑暗面;若非緣於 Apple 產品的關連,這些黑暗面在他們的一生或終將隱而不顯,包括他們自己與我都得不到這種深刻而難得的教育機會;套句 安得魯 懷斯 (Andrew Wyeth) 的話:"Quite educational...".

老賈,你大約想不到,你對我產生的邊際效益吧?因此,謝啦!

我的 Apple 產品職涯,因父親的癌末住院而被迫結束,我必須全時在病床邊照顧。我那時搜尋過很多父親所患癌病的資訊,結果很悲觀,幾乎沒有「癒後」可言。因而在非常難過之後,有了較健全的心理準備。

而此番帶走 老賈 的癌症,竟然莫名巧合的跟我父親一樣:胰臟癌。你換了肝,在 Keynote 演說裡神采依舊的感謝那位出車禍的年輕人時,我知那癌細胞蔓延已廣到你需要換肝的程度了,所以那時我已知你不久了 (見附錄)。因為胰臟癌無論以何型態顯現,最終遲早走到沒有癒後的地步。很可惜你的 Apple 職涯也因為這種癌病而被迫終止。

這裡不是歌功頌德的地方,全世界無數人都已經在人云亦云地轉述著所有人類已知的偉大功業成就;你不需要那些了。

再讀一次你在 史丹福大學 的演講,仍是個人心弦共鳴,這應是對你最佳的悼念了。至於買你的傳記,只能算是錦上添花,其實你也不需要了;我相信你只在意這本書至少要出版個幾本讓你的孩子們都能看到吧。

嗚乎,哀哉,尙饗! Steve Jobs, 就此拜別。

 

是為記。

 

後記:這本書書況極新,在家裡陳設,不如讓與有緣人。特與臉譜出版的《i狂人賈伯斯》,一起出讓。

書況均新。郵局寄掛號,一共NT$480.-.

意者於本文留悄悄話。按留言先後處理。僅各一本而已。確定有人要了,會在這裡註明。

i狂人賈伯斯  

~~

附錄:這是我在 2011年 2月 21~22日,在我主版的《星夜‧吉他‧人》一文迴響中筆談的片段:

Apple 賈伯斯的生命己近燃燒到盡頭,即將作古的他為21世紀留下了 iPod, iPhone, iPad...

相信他在對塵世不捨的同時仍會甘願含笑而去;因他近40年來常以「如果沒有明天,今天要如何作?」的思維,努力軀動著他所能動用的資源去實現概念創造新產品上市,即使他在組織裡成了可怕的討厭鬼也無所謂。

後人只會記得他對當代文明的貢獻與其資本主義營利事業是多麼巨大的成功;而愛他、害怕他與討厭他的人們,絕大多數會活到比他晚,但也俱將灰飛煙滅,不留下半點痕跡。

賈伯斯不是說了:「即使想上天堂的人都要活著去。」(...Even people who want to go to Heaven don't want to die to get there).

在有限的生命中,何者是無謂之事大可不必去作?

我已經作了非常多的無謂之事,昨日之日不可留,時間之箭只射向未來;從此刻到未來的未來,每一個當下我都想要少作無謂的事,願我一次次的自我控制可以助我趨向正確。(Steve Jobs: "...someday you'll most certainly be right." )

其實這是高難度的思維,因世人皆因「貪」與「癡」而看不清楚。

~~

 

本文已遷往新格子:Yu piper's paradiso 下次來訪請到新址,謝謝 

 


v1.21 Autusumm 秋草夏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秋草夏人 的頭像
秋草夏人

閣樓佛跳牆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