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院子_440

近日在編一首吉他獨奏曲 "Nostalgia", 這個詞,現在常用於 思鄉、懷舊 之意。而在它的希臘語源中,有著對 歸鄉 的 "pain, ache" 之意,也就是 苦痛;也是一種 "melancholy", 這更是憂傷、悽悽慘慘的字眼了。因此,跟 Nostalgia 的原意比較起來,現今的用法,反而顯得雲淡風清了。

就像是身陷烘烤模型鐵板裡的鯛魚燒,人們被束縛在套板反應的慣性之中,難以跳脫固定念頭的折磨,也同時被夾在兩種情愫中,翻烤、掙扎著。

這一面,善於遺忘:忽略過去,酖於現實,偏好嗔怨,指天罵地怪人,同時一味追求著麻辣重口味五光十色的視聽刺激與感官流行情報;這些似乎是現代人的生活王道吧 (其實也差不太多就是這麼回事)。整天電視裡的各式口水 (談話以及美食) 節目,以及電腦、手機上的各式口水 (社交) 軟件,像一劑又一劑的癮藥,只讓人們擺脫不了...

而那一面,卻是如許的嗜於懷舊:在對現實面無力之際、在若干神秘難解的時刻,人們會想起過去的一些甚麼 (這剛好是我很不愛的事),昔時總總,躍上心頭,於是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情一些景一些物,突地變得鮮明起來,再也揮不去,甩不掉... 若是常常會這樣子「傷它悶透」(sentimental) 起來的人,悄悄話透露你知──不論實際年齡如何,朋友,你老了... 孤獨, 寂寞, 落寞, 寂靜, 淒涼 已經在窗外等候。

甚至,「懷舊」也長成了某種時尚,人們也開始像嗑藥似的成癮了... 都要謝謝販賣懷舊情緒產品的商人。

呀,世間眾生不就是這樣子,日日夜夜、歲歲年年的被翻烤著?

上述的那種懷舊,著實廣義了點也嚴重了些。我寧可回溯到較原始的 nostalgia, 也就是思鄉。

我的家搬過太多次了,我的故鄉也太多。

鄉愁,如月隨人走,總是緊跟著驛動的人。

鄉愁,總像太長的火車,這一節已到了站,那一節車廂卻還沒離開前一站。

到了台北,鄉愁在高雄。

到了高雄,鄉愁在嘉義。

到了嘉義,鄉愁在台南。

到了台南,鄉愁在青潭。

到了青潭,鄉愁在北投。

到了北投,鄉愁在台南。

到了台南,鄉愁在屏東。

到了屏東,鄉愁在嘉義。

到了嘉義,鄉愁在台北、中和...

這還是鄉愁驛動的主線,客居的,更短暫的,更分支的還不在這地圖上。

每個故鄉我都還能約略畫出那時候家的平面圖,院子、玄關、房間、廚房...

那些景物與地面的氣息,那些同學們,鄰居們的面貌與聲音,那些事件,那些情愫... 雖然喚回,卻都在半衰期中緩慢的消散著。

會這樣子蒸發,其實是好的。來自星塵的,歸於星塵,最終連靈魂的思維都要歸還給宇宙。

這樣的驛動也是好的,許多人都說他們的故鄉多美好,我應該是有幸流連過這麼多的故鄉吧,有幸把生命的各個片段,灑在這些我所成長的故鄉街巷之中吧;何必定於一地?何況人間暫住,世間過客的人,哪有資格說 這土地是 "我的" 或 "我們的"? 這樣說的人,都是在霸凌這片大地。

 屏東院子_630

那麼,我也來 nostalgia 一下... 在那陽光燦爛的屏東,一張算是「盛裝合照」的全家福...

在靜靜的相簿裡,一張靜靜的照片中,卻看到了家人各自起站與終站都不一樣的鄉愁驛動地圖。

屏東的家庭終於回歸了平靜與平凡,爸只有短暫的出差,日子還過得下去,

我跟我的福州阿嬤_640
1974年,嘉義。我跟我的凡事愛挑眼讓我媽難伺候的福州阿嬤的合照,她是福州法政專校(今福州大學)畢業,寫得一手好字,顯然當年也是小臉美人,迷死了我爺爺。

凡事愛挑眼難伺候的福州阿嬤暫時不同住,孩子們都在身邊,而自身還算年輕... 雖然早上還是經常開水泡冷飯配油條沾醬油,但這可能是爸媽人生中最幸福的一站吧?

如今相片中人由右至左,跟我的時空距離是:隔壁、中國、美國、天國。

而從中國、從美國、從天國蜿蜒回來的長串鄉愁車廂,必定是在迷濛中望不見盡頭吧。

 


文章:驛動的鄉愁
網址: http://tangcreations.pixnet.net/blog/post/88091647
v1.12 by Autusumm 秋草夏人
(引用請先告知並不得刪改出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秋草夏人 的頭像
秋草夏人

閣樓佛跳牆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ercyrabbit
  • 我和姊身上的裙裝,是媽用同一塊布料親手做的;我還記得是淡橘和白的花色。而且會浮現當時要拍照的一點記憶,像叫我:「好了,好了,不用穿襪子了……」:P
  • 照說我應該記得更多當天拍照的情形,可是這個記憶抽屜已經打不開了,完全想不起。媽和姊應該記得比較多吧。幫我們拍照的人背後有一株高大的芒果樹,夏天可以爬到屋頂上摘流汁的香甜大芒果──當然不是愛文芒果。:)

    秋草夏人 於 2012/03/22 16:09 回覆

  • abneihu
  • 老眷村? 好熟悉的場景 我也有一張
    同樣是媽媽和孩子們排排站
    我們也有媽媽做的裙子
  • 呵呵,不是眷村,那是一個日本榻榻米的木頭老屋,屋子架空,底下有兩尺高的空間,都是灰塵,木柱,前人留下的神秘舊物,還有老鼠。我從來不敢爬進去,雖然爬過整個屋子底下有很大的吸引力。

    秋草夏人 於 2012/04/22 21:36 回覆

  • percyrabbit
  • 好奇怪!上次你的回覆我沒有收到,痞客邦完全沒有通知我……
    是不是超級大的綠皮芒果(可以有以前土芒果的四顆那麼大)?當然我不記得屏東,可是後來讀縣嘉中女校時,校園裡有印象是灰灰綠綠的巨樹,就是會掉下這種大芒果。在當時市場上只有小土芒果的時代,讓我覺得很驚奇,但是感覺怪怪的……也許有同學試著吃它,不過我沒有,它只是增加打掃庭院的麻煩而已 :P
  • 照說應該在部落格網頁底下有個 message bar, 注意「最新動態」與「通知」,就會看到。

    幾乎是,但是小時候看東西都比較大。
    跟姊回來看爸的那次,我們到板橋林家花園的時候,意外買到的香甜土芒果,差不多就那麼大。

    秋草夏人 於 2012/04/23 01: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