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天光從長廊的盡頭無力的透過來。

天花板好高,每一根廊柱間都有一個浮凸的框,四角還帶了葉子似的裝飾,框中央有一條多灰塵的電線,垂著一口霧霧大玻璃罩子的,沒點亮的吊燈。(註1)

陣陣刺耳的機器運轉聲,在空蕩蕩的空間中迴響著。

地板的圖案好近好清楚,一大格一大格的金屬框線中,是一片灰、黑、白三色的小石子拼花的圖案。

長廊一邊的門窗外框,塗著厚厚的深色油漆,是綠色還是褐色的,仍可從漆面看得到底下斑駁的木頭紋路。

門窗都是關著的,門上的銅把手暗暗的,只有圓球的部分有些淺而亮。

每一扇窗的玻璃,整片布滿著細碎不規則的三角形尖凸,完全看不透陰暗的室內。

空氣中飄浮著濃烈的怪味,那是多麼陌生而異樣的氣息!

一個老人,推著機器在地板上來回磨蹭移動著,腳邊拖著粗粗的電線,還有一個大罐子。

黃色的罐身,上面有幾個好認的字:「西門子」,其他就不清晰了。

罐子沒蓋,裡頭有一坨髒髒的布,底下是灰灰白白也帶點髒的東西。

映射著天光,機器推過的地方出現了魚鱗一般半圈半圈相互重疊的光亮痕跡。

為甚麼只有我跟這個人?為什麼都沒別人?

爸呢?我是跟爸一起來的,為什麼現在只有我在這裡?

屋頂為甚麼那麼高?

空氣中為什麼都是那神秘的氣息?

天為什麼快要黑了? 

我為什麼還在這裡?

 

~~~

如果以為又是在說夢,猜錯了。這是兒時的一個記憶。這兩天像是有個自動販賣機裡的機器手臂,自動把這個記憶小抽屜從腦海倉庫裡搬下來,送到窗口倒出來。只有這一小塊片段,混合了幽暗光線的視覺,迴盪的聽覺與刺鼻的嗅覺,與一些短短的思緒。

能認得西門子這幾個筆畫簡單的字,至少是小學一二年級了吧... 

意識裡有爸,卻看不到爸的這段記憶,居然還被掐頭去尾、不知前因後果地開了這麼一個抽屜封存著。

它要是不冒出來,我還永遠無由去主動想起這件事。

記憶小抽屜,真是高功能超神秘的裝置。

 

1) 這種燈罩很久沒有看到過了。只有老建築裡面才有。最近居然看到了,如圖:IMGA0002-sony-600x450   


文章:幽暗的天光與地板蜡
網址: http://tangcreations.pixnet.net/blog/post/89285085
v1.1 by Autusumm 秋草夏人
(引用請先告知並不得刪改出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秋草夏人 的頭像
秋草夏人

閣樓佛跳牆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