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飛  

近日抽暇再讀《聊齋》,而且是幾個版本對照著讀,仍是興味盎然。

蒲松齡 的 聊齋 裡面四百多篇,頗有一些「極短篇」;第九卷的《牛飛》正是其中之一。

但是《牛飛》在我眼裡,倒是個另類的趣味極短篇,因為故事裡頭沒有其他故事習見的神怪妖魔。

其實它算是一篇與眾不同的寓言故事。

寓言故事沒什麼大不了,昔年的《莊子》、老外的《伊索寓言》整本都是。

之所以特別,是它來自於聊齋。

底下就是我用白話略微宣染,敘述 蒲松齡 的這個小故事 ─ 牛飛 (括弧裡是我的按語):

 

~*~*~

某個不知名的村裡有個叫某甲的人,買了一頭健壯的好牛。

當天夜裡,某甲做了個夢,這頭牛長出一對翅膀飛走了,中夜夢回,他有了十分不祥的感覺,擔心會有什麼損失。

(然後某甲怎麼想的,我們不知道,但是...)

他一早就把這頭牛牽到了市場,賠本折價賣掉了;然後用一條布巾一頭把錢包好,另一頭再纏繞在胳臂上。

(大袖子一遮,穩當極了)

他回家走到半路,看到有隻老鷹在路邊吃著一隻死兔子。即使某甲靠近牠,老鷹卻一點也不兇他...

(這隻兔子是酒駕撞死的嗎?老鷹吃了醉兔也會和藹可親。然後某甲怎麼想的,我們不知道,但是...)

某甲(居然就)從胳臂上解下了布巾,抓過老鷹,綁好老鷹的腿,然後讓牠站在自己的手臂上。

(帥啊)

這時那老鷹卻開始掙扎了,牠不斷撲動著翅膀要擺脫他,某甲一個不留神沒抓好,就讓這老鷹給飛走了,腿上還綁著那條布巾。

(而布巾另一頭... 是的,正是某甲包得好好的賣牛錢)

蒲松齡先生的結論:這件事看來雖然像是命中注定,然而要不是某甲作了個夢又想太多,又貪心去抓老鷹的話,地上走的好好的牛,怎可能說飛就飛了呢?

~*~*~

 

聊齋誌異 卷九 第卅一 原文:

邑人某,購一牛,頗健。
夜夢牛生兩翼飛去,以為不祥,疑有喪失。
牽入市損價售之,以巾裹金纏臂上。
歸至半途,見有鷹食殘兔,近之甚馴,遂以巾頭縶股,臂之。
鷹屢擺撲,把捉稍懈,帶巾騰去。
此雖定數,然不疑夢,不貪拾遺,則走者何遽能飛哉?

 

夏人按:這個小寓言,我不曾在各種刪節改寫夲中見過,一定要看原本裡才有。

 


v1.0 by Autusumm 秋草夏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秋草夏人 的頭像
秋草夏人

閣樓佛跳牆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