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蕉與香蕉644 100_5946.jpg

如果閣下自認為你與大多數人的看法都一樣,而有了安全感或正當感,這是一個紅燈警訊,是該清醒自救的時候了。

文章當初 po 的時候,好一陣子坐冷板凳沒甚麼人看,不知怎的某一天,24小時之內有兩百多個點閱,正在奇怪為什麼,後來發現原來是 蛋蕉 漲到一百多兩百多新台幣一斤,成了話題,這篇文章因而也被人們搜出來瞧了一番,然後又沈寂了下來。眼看一年將屆,大自然的颱風與人心的颱風又蠢蠢欲動了,於是將本文重新整理在此

這張相對無言的照片裡,左邊的那個,叫做「蛋蕉」,右邊的,就是香蕉。

蛋蕉,真的只約一個雞蛋大小。 已經完熟,皮薄肉緊,甜中帶酸,頗為可口。 你若願意犧牲形象的話,可以一口就吃光一支。

就在今天 (照片上的日期), 新聞報導: 因受大雨影響, 香蕉 與 西瓜 都到了一斤 10 元新台幣的地步。 市面上這個價,那產地價格的果農收入不曉得還要低多少錢。

蛋蕉vs雞蛋10元644 100_5952.jpg
蛋蕉 v.s. 10元與蛋

蛋蕉的價格倒是還不差,一斤 45 元左右。就在許多蕉民抱怨香蕉價賤的時候, 這串蛋蕉的主人悄悄的把這些小東西運銷到北部換取高價。

當然,這串蛋蕉不是偶然生長在某人後院裡,唯一的一株蛋蕉樹上所結唯一的一串蛋蕉。

簡單的事實:在絕大多數蕉農決定栽種香蕉的同時,某人決定栽種蛋蕉。就是這樣,如此而已。

有道是「逆向操作」,這件事算得上是一個例子。

在許多範疇,群眾的行為經常是偏向對自己不利的方向,這還真是滿令人不解的。

整卡車的小雞傾倒在河裡,成堆的包心菜爛在路邊,愛文芒果載到省道上論箱賤賣... 歷年來一幕幕的畫面仍在眼前。

令人好奇的是,往年生產過盛而價賤、甚至倒掉、爛掉的畫面,並不是少數人或消費者才有的記憶,電視早就一年年的把這些畫面烙印在全民的腦海裡了;而身為業內,理所當然生產者的腦海裡面應該也有一份最鮮明的記憶。

「盛產」的後面,不就有「風調雨順」的基本條件嗎?但是如果人們忽視供過於求的當然後果,而仍一窩蜂的搶作某種東西,一旦真的風調雨順成了幫兇,那種東西就非盛產不可了,供給超過需求的結果,不問可知。

因此,越是風調雨順,是不是越要擔心呢?因為鄰居的產量可能多過我很多,他很可能必須降價搶在我前面出貨。

在好些個學說裡,都有類似的說法:「95%的人都是錯的。」這種統計上的看法,有的說是80%, 或是85%, 多少互異,但所見略同,意思到了。

雨水太多瓜必然走味,但因應善變的氣候因素,與配合廿四節氣大自然的循環,不就是千百年來務農的基本功嗎?雨水可能多可能少,但是不能假設雨水剛剛好適合我,而應該假設雨水可能太多或太少。更不能貿然假設明年的颱風會跟今年一樣少。

業者與消費者都逃不過羊群效應 (註1) 的詛咒。簡單講,多數人經常不見得是對的。因為人們在嫉妒、不滿、貪婪與恐懼之下,看不清楚也想不正確。

不妨公投試試:所有農產品一概由政府全部足額收購好不好?大學畢業一定有法定基本薪資的工作好不好?所有上班族全面加薪30%好不好?全民一概減稅50%好不好?法定成年時由政府分配一戶3房兩廳靠近捷運公寓好不好?

結果一定都是好,但是上帝下凡來執政也辦不到。

套一句我常看得有趣的一位電視節目主持人的口頭語:「你們好好去想一下這個問題。」

 

註1:
經濟學裡經常用「羊群效應」來描述經濟個體的 從眾跟風 心理。羊群是一種很散亂的組織,平時在一起也是盲目地左衝右撞,但一旦有一隻領頭羊動起來,其他的羊也會不假思索地一哄而上,全然不顧前面可能有狼或者不遠處有更好的草。因此,「羊群效應」就是比喻人們都有一種從眾心理,從眾心理很容易導致盲從,而盲從往往會陷入騙局或遭到失敗。

羊群效應 的出現一般在競爭激烈的行業上,而且這個行業上有一個領先者 (領頭羊) 占據了主要的注意力,那麼整個羊群就會不斷摹仿這個 領頭羊 的一舉一動,領頭羊 到哪裡去吃草,其它的羊也去哪裡淘金。

(以上簡介採自 Wiki.mbalib.com 羊群效應理論 )

 

P.S. 羊群效應 何止出現在競爭激烈的行業上?它真是無所不在,尤其在政治相關議題...

 

P.P.S. 一晃眼,近本文初發的三年後,這是2013/03/23的聯合報新聞:

未命名 - 622未命名 - 626

「成堆的包心菜爛在路邊」!三年前我的講古,居然又要發生了!

歷史可以毫無升級版地不斷在舊戲重演,這個政府以前甚至還有農業經濟專家總統執政過,從那時起直到現在,看看上面的新聞,可曾見到改朝換代已經好幾次的政府,端出過甚麼加強農民教育,輔導農民避免互相競爭掉到羊群效應陷阱裡的中長期措施?

更重要的:有看到這篇新聞檢討這個角度嗎?如果人們都不去檢討、去認知這個知識,那麼缺乏這種知識的人們的行為的後果,就不會改變。從官員到農民,都逃不過羊群效應的詛咒。

我只是一介窮酸文人,三年前都知道要警覺這種事情,如果我繼續剪報下去,再過幾年,可想而知,這篇文章裡類似案例的累積會非常的長。

希望我們都不要看到那一天。

 

P.P.P.S. 又一晃眼,近本文初發的六年後,這是2016/04/17的聯合報FOCUS:

 

※這一篇文章以香蕉始,以香蕉終。而這最後的 P.P.P.S. 只說明了一件事,這類的問題,在台灣將如墜落無間道似的,成為永恆掙脫不出的惡夢。這是我最後的話語。

 

v1.0 2010/06/14 22:50 


文章:蛋蕉 與 香蕉 終於在一起了
網址: http://tangcreations.pixnet.net/blog/post/61202049/
v 1.5 by Autusumm 秋草夏人 2016
(引用請先告知並不得刪改出處)



※下排最右篇有可能並非我的文章,而是站方廣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秋草夏人 的頭像
秋草夏人

閣樓佛跳牆

秋草夏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